玻璃花房(末日骨科 H)

玻璃花房(末日骨科 H)

分类:经典小说

状    态:连载

作    者:都给我吃糖

动    作:直达底部  加入书架

最新章节:难道它还记着她么?

最后更新:2024-04-24 01:07:11

【清冷强势末世大佬哥哥×娇气包甜心美人meimei,1v1,sc】沈烟烟死后,才知道她活着的世界原来是一本书。她是末世领主沈遽不幸早逝的娇弱meimei,作为男主的悲痛往事被一笔带过,从此造就了沈遽极度冷漠无情的性格。沈遽遇见女主孟霞后如寒冰消融,然后便爱得难舍难分日日干柴烈火。但此刻,她却穿成了女主同父异母的meimei孟烟。系统:活下去的代价,是给男女主当好助攻,修正世界线。沈烟烟为了活着,只能战战兢兢扮演着角色,一边偷偷关心地看自己哥哥几眼。可为什么沈遽却对女主孟霞几乎视而不见,反而对她这个本来也是背景板的“孟烟”关注频频,看她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奇怪?……在漂亮如往昔的‘玻璃花房’里,沈烟烟被沈遽压在桌上亲得神魂颠倒。男人顶着那张矜贵清冷的脸跪在地上给她舔小逼时,她还在软糊糊地想: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一步?剧情崩坏了?可是,她其实是他meimei啊?很久后,沈烟烟才终于知道藏在沈遽那副淡漠克制的表象之下,不止是对血缘meimei的疼宠,还有压抑许久的爱与欲。求珠珠求评论求收藏!!宝宝们的支持和留言是对作者更新的最大动力~~(笔芯男主沈遽jù,50珠珠加更!!

《玻璃花房(末日骨科 H)》正文
他的meimei就这么死了。
原文中令人面红耳热的片段。
竟和她有着八分的相似。
有哥哥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沈遽是目前末世里最强悍的存在。
你的meimei。
那个女孩,可是北区的禁忌。(50珠加更)
怎么会是哥哥?
她瑟瑟抖得可怜。
将她笼罩在了里面。(100珠加更)
甜美得一如既往。
深吻。
玩乳。(H)(150珠加更)
湿润桃rou。(H)
咕叽吐出了一汪水。(H)
一场午后春梦。(200珠加更)
是特殊而强烈的性欲。
乖孩子。(300珠加更)
连她家小狗都要污蔑。
只是长得和领主的meimei像。
他此刻的意志力薄弱到可怕。(400珠加更)
熟稔地摸到了娇嫩的奶尖。(微H)
抵着她已经微微湿漉的花口。(H)
还在咬我的手指,好贪吃。(H)(500珠加更)
粗长持续有力地摩擦着娇嫩的xue瓣。(H)
严丝合缝地紧紧箍吸住了guitou。(H)
一阵疾风骤雨的抽送之后。(600珠加更)
坏哥哥
是他贪得无厌,罪有应得。
你在训练异能?
他执念深处的那个女孩。(700珠加更)
孟烟不需要成为异能者。
哪怕是这个世界,也不会比你更重要。
十五岁那年,哥哥送了她一盆玫瑰。
忍不住跳起来给了哥哥一个吻。(800珠加更)
cao控你的藤蔓,捆束住我。
娇嫩的花xue只隔着薄薄的内裤,吻在哥哥的腹肌上。(微H)(900珠加更)
一对浑圆奶白的雪乳完全袒露在了空气中。(微H)
她一下被吮丢了魂。(微H)
做我的女人吧。
越插越深,越插越快,股间cao弄的水声不绝于耳。(1000珠加更)
看起来又甜又乖。
胸罩的颜色都完全透了出来。
今天正好是领主meimei的忌日。
玻璃花房。(1100珠加更)
那是meimei情动的证据。(微H)
xuerou强大的吮吸力就让他爽到头皮发麻。(H)(1200珠加更)
宝贝舒不舒服?把宝宝cao得更深些,更舒服些好不好?(H)(1200珠加更)
微肿的花瓣间,还在流着他刚刚射进去的白浊jingye。(H)
长舌深深伸进了嫩xue里,直接找准G点舔戳不停(H)(1400加更)
roubang粗壮得让人心惊,上面青筋蜿蜒,两瓣花唇紧紧裹着柱身。(H)
我来找我meimei
明明昨晚腿心还含着哥哥的浓精。
她知道自己又得到了被偏爱的特权。
温房里被供养的花朵。
灼热的吻,堵住了她断断续续的泣音。(1500加更)
宝宝,别气了。(1600加更)
男人又在她面前蹲下身,膝盖半跪在地。
舔到了娇嫩丰腴的大腿内侧。(微H)
是哥哥在给她舔xue。(H)
她潮吹了。(H)
沦为了欲望的奴隶。
对了jiejie,你还是第一次出任务吧?
布料上仿佛还带着哥哥的体温和气息。
滔天的醋意和危机感。
男人的舌头撬开了她的唇齿。
甚至伸进了更深的地方搅弄舔吮。
直到meimei被彻底喂饱。(1700加更)
你就是个衣冠禽兽。
五个月大的婴儿。
闭眼。
末日修罗。(1800珠加更)
掌心坐的小人儿。(1900珠加更)
被捞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哥哥的情史。
cao她的小手。(微H)
上下的两张小口都被哥哥同时侵占。(车震H)
回荡着激烈的rou体撞击声。(H)
抱着meimei浑圆的小屁股尽根没入。(H)
缓慢流淌着灌进去的浓白jingye。(内射H)
哥哥身下供以发泄欲望的女体。(H)
是他捧在掌心的宝贝。(H)
腿心残留的几分撑涨湿润。
热牛奶。
无时无刻不与她肌肤相触。
天幕下的希望。(薛鹦番外)
难道它还记着她么?